清明落

“我能念出你的名字。”

心翳

  我面前有堵墙。
 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,墙上似乎有着水雾一般斑驳的光影,似乎是从树桠的阴影投下来的奇斑。我抬起头打量。未果。
  实际上,说实在话,我是被困住了。我继续盯着墙。
  这是一面剔透的墙。我好像从墙上看到外面的世界。纯白,一整片生命的纯白,才是从始至终最真实的色彩——才最应该被黑夜渲染吞并。
  墙缝的砖微微有些松动了。我推不动他,只能把耳朵贴在其上。耳中风平浪静,倒是反而从耳中跑出风似的——缝中挤出空气在涌动。我给他们让开位置,得以让他们来去自如。
  风越来越大了,甚至我有些担心墙会不会被吹倒。毕竟能够吹出风来的墙指不定是什么豆腐渣工程。我想。
  但我又开始庆幸了,至少暂时间我是安全的。
  缝隙中的风呼呼作响,像是被墙隔开的另一个世界里在争辩叫嚣。我的眼睛里湿湿的,甚至可以说我看不到它了。我沉寂在黑夜中,很安心。
  这风准是很大,大到能够把房屋拔地而起吧…?我面前的这堵墙也定然是撑不了多久的。
  我这样想着,拍了拍墙面。发出“咚咚”的回声,似乎在回驳我的观点,证明它结实的很。
  至少现在我在这里,风不会停,我也出不去。
  … …
  “吱呀。”
  狂乱的尘土似乎使什么觉醒,有东西发出恍然大悟一般的声音。
  是门。
  ……
  是门……
  原来是门啊……
  原来门一直都在,只是我不曾过问啊………!!
  我抑制住兴奋起身,却发现——
  自己已经身处风暴中央。
  双眼也从未曾看到过世界的颜色。

        注视着界面跳动的趋势逐渐变得激烈,缓和,直到最终趋于平静,主治医师的目光挪移。
        ……“走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最终离开把门关上。
        只不过屋里的窗户始终没有关。